沿着运河读中国 | 盐城运河边“邂逅”范仲淹

夜幕四合,串场河静静流淌。这条蜿蜒300余公里的古运河,两岸曾经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盐场,也留下了北宋大文豪范仲淹的“忧乐”之思。

7月9日傍晚,“沿着运河读中国”系列主题活动盐城专场在串场河举行,一艘画舫游船从石桥春涨码头出发。一路上,盐城市社科联主席,江苏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研究院盐城分院副院长李晓奇;盐城师范学院历史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苏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研究院盐城分院的常务副院长陆玉芹;《盐城市志》副总编、地方文化研究史专家于海根,盐城市图书馆馆长黄兴港等5位专家学者,带领读者穿越千年,领略盐城独有的运河文化。

河——两岸曾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盐场

盐是最具人间烟火气的调料,因为足够市井,走入人们的生活。

这次走读的串场河,既是京杭大运河江苏水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淮盐运输的水上“高铁”。

大家在盐城石桥春涨码头登船,开始走读之旅。一开场,盐城市图书馆馆长黄兴港就给大家介绍了串场河的前世今生。他说:“串场河最早是唐朝修筑海堤形成的复堆河。从宋代开始,它把南至南通的海安、盐城的富安、安丰北到庙湾等14座大盐场串联起来。

“烟火三百里,灶煮满天星”,可以想见,曾经的串场河空气中弥漫着盐晶散发的“咸味”。

“两淮岁课当天下之半”,盐税对于每个朝代来说都是重要的经济命脉,与此息息相关的串场河,在大运河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盐城的盐,使得一个又一个朝代的银库充盈丰盛,同时也催生了大运河丰富而灿烂的盐文化。

千年之后,串场河依然浩浩汤汤,曾经的盐场留下一个个盐业遗迹。两边茂密的绿化带和万家灯火,为盐城这座城市增添了神彩。

桥——这条河上竟有这么多座桥

坐在船上,一座座造型不一的桥从眼前掠过。你知道吗?盐城除了盐有名,桥也很有名,素有“百河之城、千桥之乡”之称。

首先,扑面而来的是登瀛桥,它是盐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登瀛晚眺”是盐城最著名的古八景之一。

清同治六年(1867年),富户沈登瀛出资在新官河上建桥,命名为“永丰桥”,后为纪念他改名为登瀛桥。如今的盐城人提到登瀛桥,首先想到的是沈登瀛,蕴含了对他的感恩之情。

北宋大文豪范仲淹也曾在盐城做官,并修建了防海大堤,后人称为范公堤。为了纪念范文正公对盐城的贡献,如今,盐城的不少文化地标都和他有关。在景范亭附近,就建有一座文正桥。游人走在文正桥上,自然会想起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时间穿越回现代,恢弘大气的新都路串场河大桥矗立在眼前。桥头堡上,雕塑了狮子和鹰,极具特色。从桥洞穿行而过,可以看到大桥底侧喷绘了蓝天白云,让人仿佛置身于海天之间,惬意悠然。

人——一位知县,联结串场河和射阳湖

当船行驶到解放路南门桥附近,盐城著名的古八景之一“杨楼翠霭”坐落在粼粼水波之上,绿意葱茏,为蜿蜒的串场河平添了许多生机。

李晓奇介绍,这一景点的名字和明代万历年间盐城知县杨瑞云有关。杨瑞云修建了盐城南门城楼,人们登临时,便能看到树林草木在太阳照射下宛如云雾。

除了修建南门城楼,杨瑞云在盐城任职期间还做出了许多卓越的贡献。面对严重的水灾,他千方百计筹钱购粮赈济灾民,多次拿出自己的薪水救济,赢得了衙吏和开明士绅的响应。他还采取措施鼓励受灾流民回归,积极推动灾后重建。

为了防止海潮倒灌,保护范公堤内的农田。杨瑞云大力兴修水利,在盐城东门外修建石闸。

在距离串场河70多公里外的射阳湖畔,也有一座“杨公墩”。原来,杨瑞云还曾呈请朝廷疏浚射阳湖,将湖水引入海,减轻了水灾的频次与危害。

此外,杨瑞云对盐城的文化建设也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与地方文化人创作了大量和盐城有关的诗文,尤其是他主持修纂的《盐城县志》,这是目前保存至今的最早的一部地方志,体例完备,资料翔实,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研究盐城的史料。正因如此,杨瑞云成为盐城两千多年历史上最负盛名的知县之一。

今年是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十周年,南京图书馆与现代快报发起并邀约运河沿线公共图书馆联合举办“沿着运河读中国”系列主题活动。该活动自4月20日启动以来,精彩连连,尽显大运河的水脉与文脉相融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