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博物馆 | 一键穿越“繁华压两京”的临清

千里大运河滋养沿线众多城镇,“因运而生”的山东临清就是其中之一。临清曾是北方重要商业中心和南北交通枢纽,有“富庶甲齐郡”“繁华压两京”的美誉。如今,这里仍然保留着全国唯一仅存的运河钞关遗址,还有众多与运河历史紧密相关的文物。

近日,临清市博物馆正式上线中国大运河平台VR博物馆栏目,动动手指即可畅游展览,触摸大运河与这座城市的历史脉络。

见证1400多年运河变迁

走进临清市博物馆序厅,映入眼帘的就是占据整面墙的《临清漕运盛埠图》。图上,京杭大运河从临清城中蜿蜒穿过,还能看到舍利宝塔、临清运河钞关、龙山及头闸口等多个标志性建筑,生动形象地展示了临清在明清时期作为名城商埠的繁荣景象和恢宏气魄。

《临清漕运盛埠图》

临清与运河的故事,要从1400多年前讲起。隋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开永济渠连接通济渠、邗沟,位于永济渠边的临清就此成为一座运河城市。

元世祖忽必烈定都大都(北京)后,将隋代大运河裁弯取直。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他下令开凿临清到东平的会通河。会通河穿临清城而过,来往漕船不断,给临清的商业按下“快进键”。到了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朝廷在临清境内的会通河道以南修建了一段南支运河(即明运河),此后船只通行就主要经过明运河。

会通河临清段-元运河

千百年来,临清人对大运河这条“母亲河”多有爱护。临清市博物馆的石刻陈列馆内展出的《重修戴家湾闸记事碑》,就记载了一次对戴湾闸的修复工程。

戴湾闸始建于元皇庆二年(1313年),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 )重修,此碑记载的则是再次重修。碑上并没有镌刻时间,研究者们根据撰文者李廷梧历职及致仕年时,判断它为正德九年(1514年)所立。此次闸坝官修,此前的历史文献中并没有著录,《重修戴家湾闸记事碑》补全了史料空缺,具有重要意义。

《重修戴家湾闸记事碑》

也许正是因为不断修缮、疏浚,时至今日,临清的古城区里仍然能找到“原汁原味”的元运河、明运河河道。从邱屯枢纽至临清闸的北段河道属于元运河,河上至今保留着元代的临清闸、会通闸、隘船闸、月径桥等历史建筑。从邱屯枢纽至临清头闸(板闸)则是明运河,600多年来,河道走向未发生变化,河道形制基本完整。

繁华比肩苏杭

这里有大运河上“第一钞关”

明清时期的临清有多繁华?当时人们用“南有苏杭,北有临张”来形容大运河上最繁华的四个商埠,“苏”是苏州,“杭”是杭州,“临”和“张”则是山东的临清和张秋。这段辉煌过往的亲历者——临清钞关,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还是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大运河的遗产点之一。

明万历年间全国设置的八大钞关里,临清钞关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它开设最早、闭关最晚,同时也是目前唯一留有遗址的大运河钞关。

鸟瞰临清运河钞关景区鸟瞰

临清市博物馆展览中特别设置了“运河要关”部分,详细解读临清运河钞关的前世今生。临清钞关始设于明宣德四年(1429年),宣德十年(1435年)升为“户部榷税分司”由户部负责,是唯一一个由中央直接管理的税关。

据记载,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临清钞关的实收税银超过了11万两!而同时期山东全省一年也不过征收了8800多两税银。一个临清钞关,收入是全山东省税务总收入的十多倍,“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想穿越时光看看那个繁华比肩苏杭的临清?临清市博物馆里特别还原了当年商埠众多的景象。走上“码头”,沿着“河岸”走过一家家酒楼、客栈、绸缎庄……代入感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