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美景话船闸

2019年07月04日 18:03:47 来源:淮安文史网

  每当人们提起京杭大运河,总会情不自禁的冠以“美丽”二字。其实,美丽的京杭大运河,除了她的古老,她的文明之外,那运河上的船闸,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尤其在咱苏北运河,可谓是十道船闸十处风景,她们犹如十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404公里的大运河上,并将古老的大运河装扮的风光旖旎,分外妖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曾作为维护京杭大运河苏北段社会治安的一员,战斗、巡逻、生活在大运河上,和沿途的十道船闸零距离接触,充分感受到它们别样的风景,别样的情调,别样的味道。

  1980年春,从部队退伍后,我被分配到江苏省运河公安局(淮阴市港口路8号)邵伯派出所。派出所坐落于景色优美的洪泽湖下游水系的邵伯湖畔,它与邵伯船闸一起,躲在一片浓郁的雪松和高大的衫树林中,如果不是来往船舶的高声“呐喊”,这里就是一处世外桃源。派出所和闸管所就在船闸旁的一座小院内,一圈古色古香的琉璃瓦墙头,扇形的墙洞,一个圆形的小门,将三排平房包裹其中(两排是闸管所的用房,一排是派出所的场所)。从此,我就在派出所安营扎寨,并与邵伯船闸朝夕相伴。

  邵伯船闸最早建于1934年,老船闸虽已报废,但运河东岸还残存一面老闸墙沿河而立,在这遗址上有“蒋中正”的亲笔签名,三个大字一米见方,用铸铁镶嵌在运河岸边,这充分说明了当年国民党政府,对运河运输和水利的发展是多么的重视。后来的船闸则建成于1962年,钢筋水泥浇筑的闸室和四座瞭望塔像“四大金刚”,耸立在大运河上。而我当年因为是单身,只得以闸为家,和“四大金刚”一起守卫着苏北运河。

  当年船闸的景色可说是独特而迷人。清晨我就能漫步在闸旁的邵伯湖畔,感受那临湖远眺,烟波浩渺,鱼帆点点的湖光美景;行走在船闸上下,闻着过往船舶烧小炉、做早餐,飘出的缕缕炊烟和饭香,沁人心扉、撩人食欲。船闸除了它的建筑美,景色美,绿化美之外,还有闸室内的特色之美,不断呈现在我的面前。

  一是“钓钱”之美。

  闸上的收费员不像现在,都是在远方调度站或中心指挥室,用电脑完成过往船舶的登记、收费的任务。当年闸上的收费员都是特招的美女,她们每人身背一票箱,手拿一票夹,腕套一长绳(棉质),根据过闸船舶的只数、吨位算出过闸的费用后,撕下定额发票,用铁夹夹住,随着手臂的挥动,那长绳飞出一道耀眼的弧线,准确无误的落在停靠的船头。船老大们总是乐哈哈收下发票,换上钞票,再用铁夹夹住向收费员扔去。美女收费员们又借着惯性,用力一拽,那长绳又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到自己的怀中。

  二是放水之美。

  船闸上下游的水位落差通常是少则数米,多则十多米。船舶进出时,从下游往上游要经过进闸、关门、放水,等水位和上游持平后,再开门出闸。闸室放水是船闸一景,当闸工们将启闭机打开时(当年是手工操作按钮,如今是电脑控制),那上游的河水便像脱缰的野马,奔腾狂泄的从闸墙内涌出,那大浪、那响声,那水雾构成了一曲船闸交响乐。水雾在阳光的折射下,在船闸的上空有时还能形成七色彩虹,美不胜收,如梦如幻。而我在这一美景下常常担心着闸室内船舶的安全。其实不用担心,船队在进闸前,瞭望塔上的广播就已提醒:“船员同志们注意了,船闸就要放水了。请穿好救生衣,系好缆绳,拿好竹镐。注意安全了。”船闸美女广播员,那柔声细雨的提醒,让过往的船员们,在警觉之中充满了享受。

  三是“攀岩”之美。

  当年过闸登记先要攀上船闸的引桥桥墩,向闸工们交上航行薄。进闸后,又得顺着闸墙攀上船闸闸面,拿走航行薄。船闸小水时离闸面有三、五十米。那船员们一年四季在大运河上行走,总免不了在船闸爬上爬下,长此以往,都练就一身“攀岩”的绝活。每当船闸放水时,总能看到多名船员在攀爬,那简单的装束,那矫健的身影,那古铜的皮肤,那凸起的肌肉,像壁虎一样,行走在船闸的上上下下,活脱脱一幅船闸“攀岩图”。

  四是瞭望之美。

  船闸的四角建有四座瞭望塔。东南的一座,是指挥塔,也叫调度塔。登上塔顶,四周的景色一览无余。向西望去是碧波荡漾的邵伯湖,远处的苏北油田井架星罗棋布。向东望去,邵伯古镇沿河而傍,近在眼前,那古时隋炀帝、乾隆等涉足的大码头、大王庙、石板街等历历在目。向南望去,大运河忽然变宽,于邵伯湖连成一片,在东岸运河大堤石板的映衬下,一直流向古城扬州。向北望去,大运河像银色的飘带,从北方漂来,在西岸运河大堤绿树的装扮下,姗姗流到古镇邵伯。

  以上四美,可以说是苏北运河,十道船闸的共同之美。当然除了共同之处,也不乏彰显个性的特色之美。如论美丽景色的区别,应该是十道船闸各不相同。如扬州的施桥船闸,是以皇家园林式著称,其假山凉亭、小桥流水与船闸建筑交相呼应,其苍松翠柏、曲径通幽,为施桥船闸添色加彩。上个世纪她曾纳入扬州市,接待外宾的重要场所,我也曾在派出所的安排下,担任过罗马利亚、阿尔巴尼亚、朝鲜代表团来访的安保工作。

  而我们淮安船闸则以水利枢纽著称,船闸上游的水上立交,堪称全国唯一。而淮安翻水站又是北水南调的重要工程,它为源源不断将长江水输往京津、河北、山东立下汗马功劳。宿迁的泗阳船闸,以坐落在果园中著称,一年三季水果飘香,春天的樱桃,夏天的蜜桃,秋天的苹果,让过往的船员流连忘返。宿迁的皂河船闸,左抱骆马湖,右邻皂河古镇。乾隆在皂河行宫多次住宿的历史,为皂河船闸古典美,添上重重的一笔。徐州境内的解台船闸,花团锦簇,绿树成荫。进入船闸就好像步入花的世界,绿的海洋。

  这就是我三十多年前印象中的运河船闸。如今,十道船闸中已有许多闸建成了三线船闸、复线船闸,我们淮安的两座船闸均为三线,又是最早实现现代化管理的船闸,并在全国的科学管理上位列第一,尤其是远程控制,已是世界级水平。而作为船闸指挥的心脏——京杭运河江苏省交通厅苏北航务管理处,则坐落在市区的延安东路,她为淮安的城市和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今十道船闸虽已今非昔比,但船闸的灵气还在,船闸的风景更美。

  (来源/淮安文史网 作者/申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