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春元:再现旧时繁华,续写运河文化

2019年08月09日 16:03:11 来源:常州日报

  他的先祖在600多年前从西安迁至常州,落脚之地便是大运河畔的奔牛;曾经离家多年,可大运河依然是镌刻在他记忆里的最深牵挂。

  “对大运河的保护与建设是千年大计,应该精心统筹规划,更要注重承续传统,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专访人物

  沙春元

  1944年2月生。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长期从事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工作,曾任常州市规划国土管理局副局长、总工程师兼常州市规划设计院院长,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原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更新学术委员会委员。

  01

  运河情思

  大运河,赠予他美好的童年时光

  在元末明初时,沙春元的先祖从西安迁至常州。“当时到常州的落脚地就是大运河畔的奔牛,后来沿着运河搬到了城西部西直街。”沙春元说,彼时的祖辈还出资在西直街运河边打了一口井,服务乡邻,被乡邻们称为“沙氏义井”。“先祖故去后,仍葬在奔牛。历来常州沙氏后人扫墓,总是先到西直街集中,再坐船前往奔牛,每一次都要经过运河。”

  常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沙春元

  沙春元的孩童时代就是在关河边的青山桥附近度过的,水岸人家的生活,与河道密不可分。“我母亲历来勤俭持家,尽管家里通上了自来水,但洗衣洗菜还是喜欢去河边解决,我就在一旁帮着递篮子、拿衣服。”大运河,赠予了一个孩童美好的时光,“那时的运河里往来船只如梭,尤其是逢到节市,许多乡下的农民、小货郎划着船,来青山桥附近售卖各种农副产品、手工制品,我和小伙伴经常溜到船上,能开心地玩上大半天。”

  上世纪60年代青山桥(季全保供图)

  17岁时,沙春元考入清华大学建筑系,历经建筑工程队技术员、清华读研、选派出国进修、再次回母校清华任教,直到1982年才回到常州。多年在外,儿时对家乡的记忆依然魂牵梦萦,而大运河就是镌刻在记忆里的最深牵挂。这些年来,沙春元一直关注着大运河的保护与规划,他说,对一个运河沿线的城市而言,大运河的保护与建设可以唤醒历史,留住常州的文化个性。

  02
  运河印象

  白天千帆竞发

  夜晚泊船绵延不断

  说起运河沿线最难忘的地方,在沙春元心里当属西仓桥。彼时的西仓桥,还是常州大运河西门的一座三孔石拱桥,横跨古运河,高大雄伟。因其靠近城西粮仓,常州百姓称其为西仓桥。

  上世纪60年代的西仓桥(耿荣兴摄)

  “上世纪50年代末,特殊的历史时期,我曾休学1年,跟着父亲去位于三堡街的日用制品厂干活,几乎天天要走过西仓桥。”站在桥头上俯视,运河内外一派熙熙攘攘的光景,至今令他难以忘怀。

  “古时常州的豆米业和木业主要集中在运河入城的‘西门’,而西仓桥不仅地处常州大运河西段,还是大运河与米市河、豆市河交汇地附近,那里历来是商贸聚集区。”河里,粮船交接,客商云集,岸边,粮仓、祠堂、会馆密布,市井烟火,繁华竞逐。“后来随着运河拓宽,当年的西仓桥被移建到东坡公园,那段白天船只千帆竞发、夜晚泊船绵延不断的景象只能停留在老常州的记忆里了。”回味过往,沙春元言语中充满了感慨。

  2015年,我市规划部门编制完成《大运河风景带规划》,规划提出西仓桥将在原址进行重建。如今,重建后的西仓桥即将重回人们的视野。这让沙春元感到欣慰。

  03
运河未来

  精心统筹规划,注重承续传统

  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古运河是历史对人们的馈赠,在沙春元看来,“对她的保护与建设是千年大计,应该精心统筹规划,更要注重承续传统,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要严格保护、妥善修缮运河沿线的历史街区、文保单位和历史建筑;对运河沿线现已消失但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历史建筑和园林,可以有条件地加以复建和再现。”这些年,沙春元一直热心于研究策划“五园汇秀”园林群。“五园”即指归乐园、石园、洛原草堂、菱溪草堂和寄园,“它们曾是常州历史上很有名的5座园林,可以在合适的条件下,在大运河和采菱港交汇处集中布局,重新复建,再现当年的美景。”为此,2014年,他花半个多月时间,亲手绘制了一幅长达3米多的水墨长卷《五园汇秀图》,园林山水、亭台楼阁、码头游船……对运河未来的期盼,在画中一览无余。

  沙春元 绘(点击可放大)

  “大运河的规划建设还不能一味平铺直叙,要有高潮起伏,而且突出重点。常州有‘中吴要辅’的美誉,这一美誉来自大观楼。”沙春元为此建议复建大观楼。

  大观楼复原意象

  大观楼的原址在大观路一带,最早建于南唐,是常州府的大门门楼,登楼瞭望可以看到百里之外,是古常州的城市标志,被称为“三吴第一楼”。明代常州府知府莫愚在楼前树立了一座牌坊,上面题有“中吴要辅”四个大字,常州这个美称由此传扬开来。“只可惜大观楼在民国初年不幸被损毁。重建大观楼,需要与集文化、旅游、商业、餐饮、服务等功能的街区相配套,再现常州作为三吴重镇的历史风貌和文化底蕴。”